白血病復發,29歲學霸決定捐獻遺體,生命最後一程唯願「爸媽儘快忘了我」,「這短暫而充實的一生,我已經很滿意」

Willy Wonka 2021/05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上海交大研究生畢業,剛步入社會,剛要戀愛,剛要開創事業……一切戛然而止。

如果生命只剩最後幾個月,你會去做些什麼?

昨天,瀋陽小夥張迪在父親的陪同下,買了一套嶄新的運動裝,這是他這輩子最後一套衣服,也是他新生的第一套衣服。

「希望爸媽儘快忘了我」

這天上午,來到位於瀋陽市華山路的張迪家中。在人生的最後一程,這位剛剛上海交大研究生畢業,還不到三十歲的小夥子,顯得安靜淡然。臉上不時掛著微笑,面對記者的採訪,他雙手有些局促的不知往哪放。他說:「希望爸媽儘快忘了我。」

採訪中,張迪媽媽幾度哽咽,眼圈始終是濕潤的。「孩子時間不多了,想讓孩子高高興興的走。」母親背對著記者,忙碌地整理著張迪的東西。「我腦子亂套。」張迪媽媽翻動著孩子的照片。「二中的同學冊做的很好。」「生病以後他學習了彈吉他。」

張迪爸爸說:「我一輩子都不可能過去這個坎。」

據張迪爸爸講,孩子在上海工作,去年7月身體出現不適,起初以為是皮膚病,到醫院檢查發現是白血病。化療了四個月,又進行了骨髓移植,今年一月份輸送了造血幹細胞。沒想到,三個月後復發了,目前已無藥可醫。最近一次檢查,癌細胞比例很高,隨時可能感染。

「我只哭過一次」

回憶起自己的患病歷程,張迪說,「我只哭過一次。」

他雙手手指交叉在一起,語氣平淡的講述著:患病之初確實難以接受,喝水都會疼。經過七八天到半個月的時間,我走出來了,可以接受了,可以面對了。

「不希望大家很悲觀的態度面對這件事。」「我這短暫而充實的一生,我已經很滿意。」張迪說。

採訪中,面對即將結束的一生,張迪表現出出人意料的平靜與豁達。他的微笑,傳遞著一種力量。「我不會說話」,「學習令我快樂」,「知識可以讓人平靜面對生死。」張迪說。

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——捐獻遺體

說起人生的遺憾與對這個世界的不舍,他的聲音有些顫抖:「我的生命只有不到三十年,最後的時間,我想多陪陪父母家人。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。雖然人生短暫,但我不想白活,想留下點什麼。」

他留下了他的遺體,希望促進醫學發展,讓人類面對病魔,擁有力量,不再無助。

「作為孩子的父親,我支持他捐獻遺體。如果沒有人捐獻,這個病永遠無法攻克。我也將捐獻我的遺體。」張迪父親說。

病魔無法抗拒,但張迪沒有被擊敗,他用捐獻遺體,向病魔發出最後的回擊。

在瀋陽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的主持下,張迪與他的父親,現場簽下了「遺體捐獻自願書。」

瀋陽市紅十字會遺體捐獻協調員竇偉介紹,今年瀋陽市實現了遺體捐獻37例,總共800例左右,目前有簽定自願書5400多例。

人生在世幾十年,最後每個人都難免要離開。唯一能證明曾經來過這世界的,就是活著時創造了什麼價值。所以,有人輕如鴻毛,有人永垂不朽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