雇主電話變空號,「保姆變養母」, 患病孩子被艱難拉扯大:我想改姓,因為您是我唯一的媽媽

Willy Wonka 2021/05/02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@妙眼看天下 專注社會百態,传播有价值的资讯,我是佩珊,陪你一起瞭解生活的酸甜苦辣~

「媽媽,我能求您一件事嗎?」小雨捧著作業本,一字一句念著,「以後能不能不要說我不是您親生的?」

這封寫在作業本上的信,是小雨給郝慶芬的,她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認真聽著,笑了。

小雨說:「因為在我的心裡,您就是我親生的媽媽,我唯一的媽媽。」

郝慶芬是河北人,六十多歲了,頭髮已經花白。小雨2歲時因為生病被父母遺棄,是她撫養了小雨十幾年。

01

十幾年前的那個決定,郝慶芬至今記憶猶新。

2003年,退休後的郝慶芬為貼補家用,在家當起了保姆,幫人照看孩子。小雨的父母因為工作忙,沒有時間照顧孩子,便把當時還不滿1歲的小雨送到了郝慶芬家裡。

「跟對自己孩子一樣。」小雨是郝慶芬當保姆照看的第一個孩子,她非常上心。長時間的相處,也讓郝慶芬發現了小雨的「不對勁」——同齡的孩子都會走路了,快兩歲的小雨卻站都站不穩。

在郝慶芬的勸說下,小雨的父母帶孩子去醫院做了檢查,醫生診斷小雨患有「小兒腦性癱瘓」,俗稱「腦癱」。這意味著,小雨很可能會喪失行動能力,甚至會智力低下。

發現小雨生病後不久,他的父母便音信全無。

「頭兩回打電話還接。」郝慶芬回憶,「後來打電話也不接了,再打已經成空號了。」

親戚朋友勸郝慶芬把孩子送走,她自己也明白,如果留下這個孩子,會是一輩子的負擔。但她思來想去,還是捨不得,在和家人商量之後,最終把孩子留在了身邊。

02

這之後,給小雨治病成了郝慶芬的生活重心。她踩著腳踏車載著小雨,幾乎訪遍了當地醫院,還開始翻閱醫書,自學相關知識。

在郝慶芬的努力下,小雨3歲時學會站立,6歲時踉踉蹌蹌邁出了人生第一步。

鄰居眼裡的小雨是個流著口水、話都說不清楚的孩子。但在郝慶芬心裡,別的孩子能做到的,小雨也能。她願意陪著小雨慢慢學。

郝慶芬住的村外有一條小河,河邊都是鵝卵石。每隔幾天,她就帶小雨去一次河邊,讓小雨赤腳踩鵝卵石,一踩至少半個小時。她想通過刺激小雨的足底神經,幫助他學走路、走好路。

這件事,郝慶芬和小雨堅持了十年。

郝慶芬還教會了小雨騎腳踏車,這在旁人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。那時候的小雨十三四歲。整整一年的時間,領居們幾乎每天都會看到這樣的情景:小雨騎著一輛腳踏車歪歪斜斜前行,摔了,郝慶芬站在一旁大聲喊,讓他爬起來繼續騎。

03

小雨一天天長大,郝慶芬也一天天老了,她的女兒心疼媽媽。但郝慶芬覺得,這麼多年吃的苦、受的累,就是為了能讓小雨像正常人一樣生活,值得。

只是,小雨突然的叛逆、不聽話,還是讓郝慶芬傷心了。

那時候,小雨正處在青春期。看著其他孩子都在玩,自己卻要每天學騎車、學做家務,小雨與郝慶芬之間開始有了矛盾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