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動的「尋人啟事」!因「不務正業」送餐得5000元獎金,外送小哥副業「幫走失者回家」,有個心願還未達成

Willy Wonka 2021/03/29 檢舉 我要評論

送餐途中多看一眼 外送員幫兩家人團聚

第一次尋人發生在2019年1月8日,那一天早上,喜歡流覽新聞的洪成木在網路上無意中看到了一則求助資訊,說是一名年輕男子外出兩天不知去向,希望網友和市民幫忙尋找。

「尋人啟事裡提到走失者有一個重要特徵,那就是腳上穿著一雙鮮豔的人字拖,在1月份天氣比較冷,穿這樣的鞋子外出肯定很少見。」洪成木說,晚上在霞美鎮送餐,經過一個路口時,路邊真的看到一個人腳上穿著尋人啟事裡的那種拖鞋,「反應過來後,我就掉頭回去,覺得特別像他。」

洪成木使用泉州本地方言與這名年輕男子交流,並拿出尋人啟事中的照片與對方比對。「我手裡有等待完成的送餐任務,必須及時送達,時間緊張,所以就先撥打了報警電話。」

洪成木說,幾分鐘後民警就趕了過來,自己向民警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,並向家屬打電話告知,「當天晚上,民警就把這名男子送回家了,家屬也向我打來電話,認為我的説明對他們家人很重要,一再表示感謝。」

無意中多看別人一眼,幫到了一家人重新團圓。第一次成功幫忙尋人,讓洪成木很有成就感。

2019年8月19日,他在網路上再次看到一個尋人資訊,一名六七十歲的老人走失了,這個從東北來到泉州的老人平時喜歡撿拾一些飲料瓶之類的廢品,沒想到事發前一兩天,等待老人回來吃飯的家人發現,老人不見了。

「老人騎著一輛藍色的腳踏車,身上攜帶一個大號水杯……」洪成木說,看到這一資訊後,他就想著自己可以在工作中多留意一下,巧合的是,當天晚上在霞美鎮的一個路口處,真的看到一個坐在路邊的老人,而且老人身邊有藍色腳踏車,「我到身邊詢問時,老人不會說普通話,只會老家方言,雙方難以交流,我就拿出手機點開網路上的那則尋人啟事,問是不是他,老人說上面尋找的就是他。」

洪成木就把手裡的送餐工作轉給同事幫忙處理,自己和老人的家屬加上微信發了照片再次進行確認,並在旁邊一起等待對方接人。半小時後,老人的家屬趕來,並拿出500元現金致謝,被洪成木婉言謝絕。

街頭偶遇時尚女子 誰料竟是走失人口

真正讓洪成木走上公益尋人之路的,是2019年11月25日發生的一件事。

一名年輕女子,衣著時尚,外表看起來沒有什麼異常。「當天下午1點,我剛搶了一個單去送外送,在街上看到那名上穿白色短袖下穿黑色短裙黑色絲襪的女子。

」洪成木說,女子東張西望的神情,不由讓他懷疑對方是不是一個走失者,又不好意思直接上前搭訕,「我停下來搜索網路上的尋人啟事,沒有看到泉州當地有這樣的人走丟,就騎車繼續送餐。」

當天晚上,正在吃飯時,洪成木從本地媒體上得知了一則求助尋人的資訊,被尋找者的衣著特徵和他下午在街上偶遇的女子特別像,啟事中說女子有些智力障礙。

熱心幫忙的洪成木立即通過電話聯繫家屬,描述自己看到的那名女子特徵,家屬很快就趕了過來與他見面詢問詳情,並求助警方查找監控。洪成木也將尋人資訊轉發到微信朋友圈,求助圈內好友幫忙查找。

「很快,一個朋友打來電話,說是剛剛在街頭看到了那名女子。」洪成木說,他帶著家屬趕往女子所在的位置,一家人見面後抱頭痛哭,「那名女子一個勁地哭著問,‘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你們怎麼剛剛過來找我呢?’」

洪成木在旁邊看到這一幕,心頭一熱,也流下了眼淚。

他們的故事給洪成木帶來啟發,他覺得完全可以利用自己走街串巷的優勢,在工作中留意走失人員,説明那些需要找家的人。

從此之後,這一事件作為一個分水嶺,送餐的小哥洪成木走上了公益尋人之路,成為一名志願者。

街頭搭訕老人 被問「你是我兒子的同學嗎」

在街頭會有各種各樣的陌生人,有的看起來像是走失人員,但需要經過確認才行,於是有些靦腆的洪成木學會了街頭搭訕技巧。

「你是不是我兒子的同學?」老人問。「是呀是呀,您不認識我了嗎?」洪成木笑著向記者類比聊天情景。原來,為了避免尷尬,他學會了順著對方的思路來說話,其實是為了詢問老人是否迷路,是否需要提供説明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