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女先後患上重症,母親放棄治療,四處打工為女兒籌治療費,再累都堅持:我要讓她活下去

隱城 2021/08/29 檢舉 我要評論

人生,是一場自己和自己的較量,說到底,是自己與心的較量。打開自己的內心,積極樂觀的去生活,你會發現@人生不就这点事

母愛,是荒寂沙漠中的綠洲,當你惆悵軟弱無力、乾渴病痛時,它總能為你解除乾渴;母愛是濛濛細雨中的小傘,當你無望瑟瑟發抖、膽戰心驚時,它總能為你撐起一片藍天;母愛是一種巨大的火焰,當你渴望一絲溫暖幸福時,它總能在你胸中燃燒。

媽媽,您用無微不至詮釋了母愛的內涵,有淳樸的語言滋潤著我的心田。但是,無情的歲月卻將她的年輪一道道刻上您的額頭。您那濃濃的母愛,就像一首永遠唱不完的歌,永遠吟唱在我的生命裡。您給我的愛堆積如山,我一生也用不完……

「袁添琪,再生障礙性貧血,重型,確診。」看到女兒的一紙診斷書,解婷婷哭暈在丈夫的肩頭。2019年3月7日,廊坊市中醫醫院接收到了來自北京醫院對袁添琪的檢查結果。袁添琪住院一周,被下達病危通知兩次:「孩子病情很嚴重,但現在的醫療水準很發達,只要進倉移植就有百分之八十的治癒幾率,你們家屬要做好一切準備。」

2012年12月,一個小天使誕生了。可誰能想得到,天使的生命也會被埋下厄運的種子。8歲的孩子,打針、吃藥竟如此輕而易舉地偷走幸福快樂的童年。病情已經將那個稚嫩可愛的小天使變得全身過敏、毛髮發達,手腳被針紮得不成樣子。

「我不手術,先治好孩子,孩子要是沒了,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?」

「不行,你倆都是我的命,我拼了命也要你們好好的。」解婷婷和丈夫的爭執停了,心貼得更近了,倆人都轉過身,不想被對方看見眼角的淚水。當自己的生命和最親的人捆綁在一起,如解婷婷所願,借來的錢先給女兒治病。

剛結婚的時候,解婷婷就經常性的頭疼。「媽媽,你又頭疼了嗎?」「沒有啊,媽媽沒有頭疼。」因為長期精神緊繃,解婷婷的頭疼病越來越嚴重。疼得一頭冷汗,她也只是摸著額頭安慰女兒自己沒事。

是在女兒面前,她用力壓制住那股疼痛。作為母親,她愛女兒勝過自己的生命。解婷婷和丈夫省吃儉用,四處借錢,試過所有辦法竟也湊不齊小添琪的移植費用。

2019年8月,小添琪終於等來了合適的配型。移植二字上重重壓著60萬的移植費用,小添琪的手術一拖再拖。在好心人的幫助下,小添琪最終在解放軍空軍總醫院做了移植手術。

「媽媽,我以後還能畫畫嗎?花兒開的時候我還能抱著畫板去公園畫畫嗎?還有啊,那我以後去學校同學們會笑話我嗎?」面對女兒的提問,解婷婷一時語塞,她的目光甚至都不敢停留在女兒的眼睛上,轉過頭眼淚奪眶而出。

「別害怕,媽媽一直都在。」

小添琪移植成功了,她離重生之門僅一步之遙,扛過排異,就是新的人生。小添琪還在排異期,還要忍受那些劇烈的疼痛和失去一半光明的恐懼無助。

希望這位平凡而又偉大的母親能夠繼續堅持下去,能夠在付出這麼多之後,如願看到孩子的康復。希望小添琪可以堅強的與疾病作鬥爭,撐過這一關,順利的走向未來,只有這樣,才能不虧對母親的愛,才能在將來更好的回報辛苦的父母!加油!

人生如旅,看過無數風景,走過幾多坎坷,經歷多少艱險,留下多少故事。坦坦蕩蕩過生活,簡簡單單走一生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