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親媽失業後住進爛尾樓,沒水沒電被10條野狗圍攻,每晚不敢睡覺,無水無電四面漏風還要還貸,網友:真是「別樣的幸福」

珮珊 2021/02/25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@妙眼看天下 專注社會百態,传播有价值的资讯,我是佩珊,陪你一起瞭解生活的酸甜苦辣~

今年5月以來,30多戶居民陸續住進昆明巫家壩CBD的一個爛尾樓盤。

他們都是六、七年前在這裡買了房的業主,大多是在昆明打拼多年的普通人。

各自生活的現實境遇,加上今年疫情的影響,無奈之下他們只能突破對生存空間的底線,住進爛尾樓。

「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爛尾樓,不可能妻離子散的。」

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渴盼已久的小家,陳豔春像是被人扼住喉嚨,無力且顫抖地說出了那句話。

陳豔春是第一位搬進雲南昆明「別樣幸福城」爛尾樓的業主,也是每個月背著近4000元房貸的單親媽媽。

2013年初,來自四川農村的她花費所有積蓄又貸款35萬,在昆明巫家壩CBD西側,買了套60多平米的一房一廳。

原本她打算在這裡結婚、定居,開啟幸福生活。

後來,婚倒是結了,但這套房帶給她的並不是想像中的幸福,而是接踵而至的錯亂。

這套位於「幸福別樣城」4號地的房子,本該在2015年4月交房,卻因開發商債務問題,爛尾7年。

有房卻住不進去,幾年來,業主們試過各種維權方式,都沒能推動解決爛尾樓難題。

陳豔春和丈夫只能帶著老人、孩子租住在附近的城中村。

租住的地方又窄又小,還要一邊供養老人小孩,一邊還著4000多的房貸,諸多生活瑣碎與不順,導致陳豔春和丈夫經常吵架。

女兒剛滿1歲時,丈夫便和陳豔春分開了。

在陳豔春看來:如果當時沒有爛尾樓,一家人能順利住進新家,也許自己和丈夫並不會爆發那麼多爭吵,他們也不會離婚。

再或者,假如能早點搬進新家,她也能省下一大筆租房費用,女兒也會生活得更好。

但現實是,成為單親媽媽後,陳豔春只能繼續背著4000的房貸帶著女兒租房生活。

因為之前的房東不允許女兒帶別的小朋友進入房間,陳豔春的女兒一度很自卑。

生活過得飄搖而拮据,能夠落腳的「小家」近在咫尺,她們卻住不進去。

但命運仿佛並不懂得垂憐她們,不幸又一次次接踵而至。

四年前,陳豔春的父親在一次車禍中受重傷失去了勞動能力,治療費再次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。

今年年初,因為疫情的打擊,她跟朋友合夥開的小餐館徹底關了門。

5月份,出租屋的合約也到期,工作不好找,陳豔春再也拿不出房租。

走投無路,5月18日那天,她終於突破對生存空間的底線,住進了沒水沒電、雜草叢生的爛尾樓。

剛住進爛尾樓時,陳豔春曾被10多條流浪狗圍攻。

每天晚上,她要等到淩晨四點鐘才敢睡覺。

有人勸她出去住,但陳豔春說:「現在能去哪裡呢,我們沒有家了。」

說到這裡,眼淚啪嗒啪嗒墜落,她忍不住掩面痛哭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