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親媽失業後住進爛尾樓,沒水沒電被10條野狗圍攻,每晚不敢睡覺,無水無電四面漏風還要還貸,網友:真是「別樣的幸福」

珮珊 2021/02/25 檢舉 我要評論

社區裡,和陳豔春有相似經歷和想法的人很多,爛尾樓裡前後共有50多戶業主入住,大多都是因為別無選擇搬了進來。

他們都是來自農村,在昆明打拼多年,打算在這裡落腳,一輩子隻買得起一套房的普通人。

卯勇家的客廳。

卯勇老家在貴州威寧的一座大山上,那裡至今未通公路。小時候家裡種土豆和玉米,一大家人只夠吃半年,他的三個長兄不得不早早外出打工謀生。

四兄弟之中,卯勇最愛讀書,小時候曾考過縣裡的第一名。家裡都指望著他將來能考上大學。然而母親、大哥和二哥的相繼離世,使他不得不提早放棄讀大學的夢想。

卯勇還記得初二暑假跟著二哥去個舊的一個金礦拉礦石的經歷。因為力氣小,他每天要比別人多上下十幾趟。躺在洞口休息的時候往天上看,才發現礦洞有十層樓高。那年夏天,礦裡出了事故,二哥沒能逃出礦洞。帶著二哥的骨灰和3000塊補償費,卯勇一個人坐車回家,一路上「眼淚只能往心裡流」。

2006年6月,剛剛結束高考的卯勇隻身來到昆明,很快就在菜市場找到一份搬運的工作。他從小吃慣苦,一個人能幹兩個人的活。工作不到一年,工資從300漲到800。來到昆明的第二年,他跟工作中認識的姑娘結了婚,兩個人在巫家壩機場西側的城中村安頓了下來。

2014年,卯勇兒子5歲。為了讓兒子來年能讀上公立小學,他用所有積蓄交了首付,買下了「別樣幸福城」四號地塊12棟18樓的一套89.26平米的兩房一廳。購房合同上的收樓日期為2015年4月。

打工20年買房只為在城裡落戶

代金紅和太太坐在臥室的窗臺上。

代金紅的老家會澤(屬雲南曲靖市)去年曾因十萬人異地脫貧的壯舉上過《焦點訪談》。在脫貧政策的幫扶下,代金紅所在的村子去年家家戶戶都走出大山,住進了縣城裡的新房。唯獨代金紅因在城市裡有購房記錄,而被排除在幫扶名單之外。

因為在「別樣幸福城」買了房,代金紅錯過了一套縣城裡100平米的新房子、孩子的教育補貼、全家人的醫療報銷補貼,以及由政府安排的就業機會。

他覺得自己一輩子什麼好事都沒趕上,是因為吃了沒文化的虧。代金紅小學唯讀到三年級,20年前就從老家來到昆明打工,一直從事建築行業的工作。

代金紅人生中的兩個高光時刻,第一個發生在2013年:他在「別樣幸福城」買了一套106平米大三房;

第二個發生在2016年:女兒通過了雲南師大附中的小升初面試。

2017年,因為房子爛尾,代金紅一家的昆明戶口沒了著落。

受限於當時的政策,他不得不把正在讀初二的女兒送回老家。

學校老師替他女兒感到惋惜,勸他再想想辦法。然而橫亙在家鄉和城市之間的那座大山,代金紅至今還沒能翻過去。

今年年初,代金紅的客戶破了產,欠下的工錢徹底沒了著落。

6月中旬,他帶著老婆兒子住進了爛尾樓。「但凡有點辦法,都不想讓孩子住進來。」

現在他最擔心的是,社區不通電,家裡太陽能燈的亮度不夠,影響兒子的功課。

老伴臨終前仍惦記未收的樓

黃麗華第一次站在自己為兒子買的婚房的門前。

黃麗華最近看了新聞才知道自己買的房子「鬧出了大事」。

她原本以為,樓盤停工只是暫時的,過幾年自然會好起來。自從看了新聞,黃麗華一夜一夜地睡不著。

黃麗華今年67歲,昆明人,退休前是一名財務。

2013年,她和老伴在「別樣幸福城」全款買了一套一房一廳,作為給兒子的婚房。

到了2016年,房子還沒收,兒媳婦就跟兒子離了婚。

兒子離婚後沒過多久,黃麗華的老伴因病去世,臨終前仍惦記著沒收樓的房子。

今年8月6日,黃麗華第一次走進自己買的房。

房子的客廳和臥室都朝南,採光特別好。

「要是沒有爛尾,這房子住著多好啊。」她不由得感歎。

她在新聞裡得知住進爛尾樓的業主越來越多,自己也動了念頭,特地來實地察看。

然而當她看到樓道裡漆黑的電梯井,心裡就打了退堂鼓。

黃麗華的兒子今年43歲,偶爾在外面接些包裝設計的活,一直沒有固定工作,前陣子為了還債倒騰信用卡,征信被拉黑了。母子兩人在圓通山附近租房子住,每個月靠她的退休金維持著。

黃麗華小心翼翼地走出爛尾樓,無奈地說:「孩子四十幾歲人了還沒結婚,房子要是再不修好,一生就毀了。」

夫妻雙雙失業只能住爛尾樓

8月27日,經過多次維權和網路熱搜發酵,「別樣幸福城」4號地已經啟動復工續建,預計2021年10月底竣工交房。

50多戶被迫入住爛尾樓的業主們可搬入臨時過渡房3個月。

3個月後,他們將開始新的漂泊與期待。

周邊樓群林立,萬家燈火,只有他們這棟樓被黑暗包裹著。

搬離之後,爛尾樓18層的牆上,仍保留著那句話:想要有個家,一個不需要多大的地方,在我受驚嚇的時候,我才不會害怕。

「別樣幸福城」的業主是幸運的,但與此同時,對大多數的爛尾樓業主來說,復工依然遙遙無期。

人們總愛把買房稱為上岸,但對於買到爛尾樓的人而言,傾注了幾乎全部財富和希望的房產,變成了永遠不能抵達的彼岸。

對於普通人而言,我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擦亮雙眼,儘量選擇靠譜的大開發商,細緻考察,謹慎、謹慎、再謹慎!

因為,所有的代價,我們最終只能自己扛下。

 

我是佩珊,爲您傳播人生百態,帶您感受正能量的生活,希望佩珊的文章能帶你找到奮鬥的方向,關注@妙眼看天下,更多精彩社會新聞等你讀!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