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歲博士重病,復發後放棄治療,捐體救更多人,坦然走完最後一程,唯一心願:父母安康

隱城 2021/08/26 檢舉 我要評論

人生,是一場自己和自己的較量,說到底,是自己與心的較量。打開自己的內心,積極樂觀的去生活,你會發現@人生不就这点事

一個善良的人,就象一盞明燈,既照亮了周圍的人,也溫暖了自己,善良無須灌輸和強迫,只會相互感染和傳播。所以,善良是包容,善良是愛,善良是關懷,善良是單純的人生觀。善良是一種仁愛的光芒。無上的福分,是對別人的釋懷,也即對自己的善待。善良能使人美麗,美好的品行能幫你塑造美好的外貌。

一個人,只要有善心就會變得有修養,有品位,他(她)會魅力一生的。善良的人懂得同情別人,理解別人,善良的人有顆寬宏大量的胸懷,善良的人懂得原諒別人,包容別人,只要我們每個人都心存仁愛,待人真誠,我們的人生道路就會永遠有和煦的春風,我們的社會就會更加安定、和諧。一個真正善良的人,即便是生命要走到盡頭時,考慮的還依然是他人。

上海交大研究生畢業,剛步入社會,剛要戀愛,剛要開創事業……一切戛然而止。瀋陽小夥張迪在父親的陪同下,買了一套嶄新的運動裝,這是他這輩子最後一套衣服,也是他新生的第一套衣服。

舊疾復發,他選擇了放棄治療。並且和父親一起在《遺體捐獻志願書》上簽了字。

張迪,29歲,瀋陽人,就讀於於瀋陽二中,東北大學,畢業於上海交大動力工程專業研究生。

在父母的協助下,他實現了捐獻遺體的臨終願望……」

最後一周去了大連

瀋陽市紅十字會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竇偉告訴記者,去世一周前,在竇偉、張雪華等志願者的見證下,張迪和父親張純生一起在《志願捐獻遺體登記表》上簽字。隨後,一家人選擇了放棄治療。張迪提出,想在生命最後的日子去看看大海,於是,父母領著兒子趕赴大連。

張迪在父母陪伴下,在大連度過了近一周時間。這期間,一家三口手牽手在海邊看大海、曬太陽、聊天。父親張純生今年56歲,但因為兒子這幾年的特殊遭遇,他的頭髮幾近斑白,看上去格外蒼老。

4月下旬,遼沈地區眾多媒體對張迪登記捐獻遺體的事蹟進行了報導。在廣大網友紛紛給他點贊的同時,也有少數人提出質疑:如此煽情報道,是不是為了賺取網友同情,為他捐款呢?就此,張迪和父母曾站出來澄清:婉拒一切愛心捐款,已放棄各種治療,之所以高調上新聞,只希望將遺體捐獻這種公益行為宣傳出去,讓更多人參與進來。

但令張迪父母沒有料到的是,赴大連的近一周裡,原本一家人想好好靜靜地相守,卻被來自四面八方的電話和微信所轟炸,其中儘管有許許多多好心人表示想捐款為張迪治病,但也不乏賣假藥的、蹭熱點的等等。

「張迪從大連海邊回瀋陽,就感覺身體狀況不妙。」瀋陽市紅十字會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張雪華告訴記者,父母趕緊將他送到醫大一院住院。但不幸的是,雖經醫生全力救治,張迪還是於5月7日20時30分去世。

7日深夜,在瀋陽市紅十字會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竇偉、張雪華等人協助下,張迪的遺體得以成功捐獻。

張迪家中,有一摞厚厚的獎狀和畢業證書:高中畢業於瀋陽二中,大學本科就讀於東北大學,研究生就讀于上海交通大學。

提起兒子,張迪母親說:「從小就是優秀學生,一點不讓父母操心。  小學國中成績一直是班級前5名,高中順利地考入了瀋陽二中,大學考入了東北大學,又去上海交通大學讀了研究生。

兒子愛好廣泛,從小就愛運動、愛打籃球,他的書櫃裡至今還收藏著小時候看的灌籃高手的漫畫。他愛看書,除了本專業的,歷史、文學、經濟學的書也都整齊地擺放在書櫃裡。他還喜歡音樂,只是得病後手沒勁,再也彈不了吉他了……」

2018年7月,這一切美好戛然而止:張迪順利拿到上海交通大學碩士研究生的畢業證,結束了近20年的讀書生涯,張迪終於可以鬆口氣,準備找一份合適的工作,享受美好的生活。  可是,剛剛在上海某研究院入職兩個月的張迪發現自己身上有了很多紅點。

噩耗傳來瞞著父母

最開始,張迪以為是皮膚病,但治來治去不見好,醫生建議他進一步化驗。  發病很快,張迪很快就高燒不退。即使這樣,張迪怕遠在瀋陽的父母擔心,愣是瞞著他們,只是找同學幫忙照顧他。隨著病情迅速惡化,醫生給他下達了病危通知書,他這才通知了父母。「我接到消息的時候還在上班,真是晴天霹靂,感覺天塌了。」張迪的父親張純生說,「孩子以前身體很好,沒有得過大病。就連2018年5月入職體檢時也沒有查出有什麼問題。」

醫生說這種病各家醫院的治療方法都是一樣的,於是全家人決定回瀋陽治療。2018年8月,張迪開始化療,化療了4個月,父親張純生與他配型,做了造血幹細胞移植。「需要我做什麼都行,只要能救他命就行。」

今年1月7日,張迪進行了造血幹細胞移植。但是今年4月,病情復發。

面對兒子過於嚴重的病情,張純生與妻子最終抱頭痛哭:「已經沒有藥可以用了。所有藥物不起作用。而二次移植也只能延續6-9個月的生命,並不能完全治癒。最為心痛的是,一旦開始治療,兒子就只能在病床上躺著,作為父母,我們真不忍心兒子遭罪啊!」「爸媽,兒子求你們,放棄治療吧!我很清楚現在的情況,我覺得坦然面對比被動接受要好很多。」張迪平靜地對父母說。

張迪表示,很遺憾父母培養了自己這麼多年,卻最終要白髮人送黑髮人;自己歷經了十幾年的寒窗苦,尚未報效祖國就要離世;不過,他說:「不希望大家很悲觀的態度面對這件事。我這短暫而充實的一生,我已經很滿意。自己和家人所有的努力都做了,這個結果是可以接受的。」

張迪覺得最難的是讓家人接受捐遺這件事。但未料到,父親張純生不僅支持他,而且父子倆共同辦理了捐遺登記。

「其實在我兒子患病之前,我就有捐獻遺體器官的想法。我兒子跟我說了這事以後,我全力支持他。」張純生說,希望以後和兒子的名字同時出現在捐遺者的墓碑上。

面對張迪捐遺的事蹟,廣大網友紛紛點贊和發表評論:「生命的本色在於自由,一個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,但可以選擇以何種姿態面對死亡。當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刻,有些人選擇怨天尤人、自怨自艾,有些人選擇抗爭到底,為更長的生命拼盡最後的全力,有些人則聽天由命,得過且過。」

有些人已經離開,但是卻永遠活在了人們的心中,因為他們心中有大愛!在面對個人的命運時,他冷靜沉穩,在得知自己已經回天乏力之時,毅然決然的選擇放棄,給年邁的父母一絲心安,也給自己留下最後的體面。張迪有著很高的人生境界,這種境界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達到的,相比之下,他是高尚的。一個樂觀的小夥子,努力認真地走完人生的前半程,面對人生的終結,他樂觀又淡定。願這位善良的小夥能夠在天堂安息!

人生如旅,看過無數風景,走過幾多坎坷,經歷多少艱險,留下多少故事。坦坦蕩蕩過生活,簡簡單單走一生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