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和李光耀是同學,被李光耀一語成讖,他也是馬來西亞「永不破產的巨人」

Willy Wonka 2021/07/06 檢舉 我要評論

 

在6月份福布斯亞洲發布了2021馬來西亞富豪榜,榜單顯示金龍魚背後的華裔鉅賈郭鶴年,再次蟬聯馬來西亞首富。提及這位98歲還在攪動市場風雲的傳奇人物也許國人並不熟知,但是說到金龍魚食用油、金龍魚大米應該是家喻戶曉,他就是金龍魚背後的創始人,連退休的李嘉誠都得尊稱他一聲大哥,馬雲和王健林在他面前更是晚輩。

郭鶴年,在國內商界名氣遠不如馬雲、雷軍、劉強東等明星企業家高,但你一定聽過他公司旗下的品牌「金龍魚食用油」和「香格里拉酒店」。

號稱「亞洲糖王」的郭鶴年在馬來西亞經營著幾萬英畝甘蔗種植基地,擁有全套現代化生產設備,控制著全世界20%食用糖產量,  甚至美國白糖期貨價格會因他的一個決定出現波動。

新加坡的李光耀曾是郭鶴年的同學,他評價說:「馬來西亞在糖業市場有今天的地位,第一個要感謝的是郭鶴年。」

李光耀話鋒一轉又帶有警告意味地說:「但他有很強的民族認同感,對大馬政府來說不完全是件好事。」

李光耀一語成讖。作為馬來西亞第二代華人,郭鶴年晚年連遭馬來政府的刁難,前首相納吉布以「製糖業關係到國家安全」為由,強行國有化他的製糖公司。

無奈之下,郭鶴年僑居香港,把家族事業中心徹底轉向大陸。

反觀成長於大陸的潘石屹,靠著個人勤奮和時代機遇,發了大財。結果處處感謝培養他的美國,個人拿出1500萬資金捐助哈佛、耶魯。

等到國內經濟遇冷,他毫不猶豫230億把SOHO賣給了美國財團,帶著錢跑路美國。

事了拂衣去,帶走兩百億。

與郭鶴年的人生相比,或許潘石屹感覺不到羞愧,畢竟在他這類人的眼中,自己的成功是拜美國教育所賜,與養育他的祖國毫無關係。

兩代人奮鬥,「小貧」變「大富」

郭鶴年家族興起於二戰之後。

清末,郭鶴年的父親有六個兄弟,老大留在了大陸,經營家裡的藥鋪,其餘六個兄弟都跑到馬來西亞討生活。

這是清末民初兩廣、福建一帶貧苦家庭的真實寫照,孫中山形容當年情況時說:「中國農民只有『大貧』和『小貧』之分。」

換而言之,連小地主、小有產者在內,全國老百姓過得都很窮。

郭家六個男丁,5畝薄田+一家藥鋪,人均一畝田不到,不可能養活一大家子。

恰好,英法殖民當局,苦於東南亞勞動力不足,大開移民,在國內活不下去的家庭紛紛出海。

第一代移民往往是最辛苦的,郭鶴年的父親會算帳,五個兄弟一起創立了一家小商行,從倒騰大米、白糖起家。

中國人善於跟人打交道,通過與英國殖民當局的關係,小生意漸漸有了起色,算是在馬來西亞立穩了腳跟,成為當地「小富」。

父親按照中國人的傳統,把郭鶴年送到新加坡讀書。

新加坡得利於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,沒獨立之前就是西方通往東亞的重要航道,英國殖民者重金投入,新加坡基礎建設水準在馬來西亞首屈一指,教育水準也最高。

郭鶴年就是在此時結識了李光耀和一眾富家子弟,學了一口流利英語,為日後家族崛起奠定了基礎。

等到大學畢業,二戰剛剛結束,獨立運動在馬來西亞風起雲湧。

郭鶴年推斷,等英國人走後,馬來西亞支柱產業製糖會留下空白,正是大發一筆的機會。

果然,1957年馬來西亞獨立後,殖民政府撤離,留下了大片空白的市場。

郭鶴年拿出所有資金,豪賭食糖產業,又疏通了與新成立的政府關係,獲得政策扶持。

很快一條先進的製糖生產線被引入馬來西亞,讓郭鶴年從「小富」變成了「大富」。

60年代,郭鶴年又包下幾萬英畝的良田,開始機械化種植甘蔗,進軍製糖產業上游,並與政府合資成立航運公司,包下了從種植、加工、出口整條產業鏈,躋身大馬頂級富豪行列。

70年代,伴隨著馬來西亞工業化發展,城市化提速,郭鶴年進入房地產行業,社區、酒店、醫院遍地開花;

80年代,進入資本世界的頂級行業:金融業,操盤保險、銀行、證券、期貨。

郭鶴年的發家史一帆風順,幾乎沒有遭到什麼波折。

記者問他成功秘訣,他謙虛說:「我漢語和英語都很好,又會和別人打交道,生意自然就做大了。」

說白了,就是郭鶴年可以巧妙周旋與生意夥伴、政府關係之間,有中國人謙虛的做事風格,又有西方人冒險精神,加上父輩留下的資本,機會一來,豬也在風口起飛。

難忘故國:我不能對中國的不忠

要說郭鶴年與中國的關係,其實在60年代,糖業起家時,他的公司便通過香港的秘密管道向大陸賣糖了。

那是個特殊的年代,中國遭到了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同時封鎖,與外界處於「隔絕」狀態,跟中國做生意是要冒著被制裁的風險。

正如另一位香港愛國商人霍英東所說:「那時候,想著掙錢,說我愛國,過譽了。」郭鶴年或許也是相同的心理。

但1973年,一件不同凡響的事情,讓郭鶴年足以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一筆。

那年,中國國內食用糖緊缺,上年紀的人應該還記得為了補充不足,國家還特意從古巴進口了一批口味有點特殊的「古巴糖」。

中國政府找到郭鶴年,希望能以最便宜的價格在國際上購買30萬噸食糖。

郭鶴年二話不說,接下了任務,拿著國內匯來的寶貴資金,想方設法購買便宜的食糖。

他巧妙利用金融力量,拉低期貨市場食糖價格,低價大舉掃貨,不但以超低價買夠了30萬噸食糖,還在期貨市場大賺了500萬現金。

這筆多出來的錢,不給中國也沒有關係,但郭鶴年還是選擇連同食糖一起上交給了中國,從中一分錢沒賺。

很多年後,記者問他為什麼不留下多賺的500萬期貨錢?錢不是越多越好嗎?他回答說:「那沒辦法加嘛!(如果加了)這是不忠對中國。」

那時候,郭鶴年未曾踏足過中國,拿著大馬國籍,依舊有顆中國心。

潘石屹土生土長的中國人,賣高價房給國人,賺來的錢全部轉移到美國,怎麼能不令人反思?究竟是誰培養出了潘石屹這類人?

負氣出走香港,取得永久居民

改革開放後,郭鶴年徹底融入了中國,在90年代初,外資大舉撤出中國之際,他反其道行之,加大投資,建起了今天北京赫赫有名的國貿大廈,如今光是租金收入一年高達50億。

和如今社會上一群能說會道、就是不投錢的企業家相比,郭鶴年很少在公開場合講話,但他會拿出真金白銀投資中國,不管國際資本是否撤離,「虧了我也認了,有些事不能拿賺錢來衡量,大馬的產業讓我虧得起。」

用大馬賺來的錢補貼國內。

這些高調的表態,引得大馬政府不滿,尤其是2013年新當選首相納吉布上臺後,將郭鶴年視為「叛.徒」,宣佈國有化他的製糖公司,國家強行參股。

這一招釜底抽薪,使得郭鶴年徹底寒心,乾脆直接搬到香港長期定居,反正在中國的產業規模也不比大馬小了。

很快他和他的兒子、侄子們拿到了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。大馬的事情基本不過問,遙控指揮。

2019年,首相納吉布因貪汙倒臺,這位首相可謂是侵吞國有資產、縱容腐敗的典型。帥真財經曾有一篇專門報道此事的文章《華裔「華爾街肥狼」,血洗高盛往事》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。

震驚全國的「一馬案」由此被揭開,美國人還特意寫了本《鯨吞百億》的書,揭露納吉布勾結商人腐敗的事實。

郭鶴年終於沉冤得雪,新任首相立刻重新迎回郭鶴年,把他稱作「國家支柱」,希望他繼續為大馬經營製糖公司。

郭鶴年表示願意奉獻一切,說完拍屁股回到了中國香港。

落葉歸根,今年98歲的郭鶴年或許已不想再陷入紛爭,只想安度晚年。

結語

由於工作的原因,帥真財經經常會接觸到一些海外華人朋友,澳洲、美國、日本、加拿大、法國、泰國等都有。

給帥真財經留下印象最深的要數馬來西亞華人,他們可以稱得上是海外華人中對祖國認可度最高的群體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